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风倡晚的博客

汉家的心情,红尘的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风倡晚 二十 恰同学少年  

2007-10-21 19:12:20|  分类: 北风倡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恰同学少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北风倡晚

 

J君是我高中的同桌,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。二十年前他考入中国北方的最高学府,而我则在一段短暂的工作后进入了南方的一所千年书院。二十年多年来,我们一直保持联系。在读书期间,每逢年节,总会收到J君他的贺卡,放假了总要到乡下来看看我,有一次还带了一件名曰“一帆风顺”的工艺品给我。当时我的情绪波动很大,在寄给J君的信里有所流露,大约是说自己想的事情很多很烦又控制不住,对周边环境也不满意。他写信劝我要安下心来,想什么事的时候就去洗把冷水脸,再看看书,要面对现实。那件“一帆风顺”大约就是祝福我的。

自那以后我的情绪稳定了下来,他又不断来信,还在他的寝室里帮我找了个笔友,鼓励我写点文字。第二年寒假我到他家里,有说有笑,J君听我说着乡下、单位里杂七杂八的事,临别时,J君说:“你很会说了。”我听懂了,他是说我又变得活泼、开朗、自信了,此时我才发觉两人坐了那么久,全是我在说,他只是听众,到临别才替我总结了一下。哦,朋友!

再往后,J君回到杭州在某学院工作,时有电话来。再往后,我结婚生女,他也有了女友。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夜,九点多了,J君打电话来说和女友分手了,我一时怔住了,忘了当时说了些什么,大约是断了就断了,暂时不要想了之类的话。转年年末,我到他家,J君显得有些憔悴,整个人有点滞钝。他妈妈还和我说:“你们那边又没有合适的姑娘儿?” J君听了很是恶怵,一脸懊恼。大年三十的,我也不好说些什么,便说等开学我到学校去找他。

开学后的某一天,我在学校门口等他,过了一会,他从一幢大楼后慢慢地走出来,低着头。他先陪我在校里兜了个圈,低声短促地讲这是什么楼什么房,其他无话,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走到他在五楼的宿舍。他开了宿舍门,一股冷清味扑鼻而来,没有居家的那种暖意或者集体宿舍的朝气,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客厅中央放了张小圆桌,用一张骨牌凳支着,桌上还有切好的年糕,客厅一角一大堆杂物,旁边的厨房间也是一股长久不用的味道。J君说这套房三个人合住,一个占了朝南向阳的房间,却是极少来住的;他和另外一个人合住朝北的大房间,但这个人停职留薪到某公司去了,日常就他一个人。我戏称他是联合国常驻代表。还有一间朝南的房间空关着,学校不让用。对此J君说:“造多少房子对我来说都是空的,又轮不到的,有房间宁愿空着也不让我们住。”

我站在他房间里,这是间12平方大小的向北的房间 ,两张单人床对角放着,都卷着铺盖,一张书桌在北窗下,另一张书桌靠着南墙,稀稀拉拉摊着几本书,,东墙上还挂着件军训用的黄军衣。我问他:“还是助教么?” J君说:“差一票,弄得跟申办奥运会似的,只差一票?!”说到最后一句他竟笑了,却含着愤怒 ,“一本书都编出来了,几十万个字儿,着实比写文章难得多,只差一票?!!!” J君又急促地说道。(关于高校的职称评定,今天已是宽松的多了,而那时确实很艰难),我一时无语,这屋子让我呼吸困难,只感到一种萧索压抑,一如屋外冷冽的寒风。我坐下来,想说些什么,抬头却看见对面的J君斜躺在铺盖上,两行清泪突兀在我眼前。男子汉的眼泪不会轻易流的,那是承受了多大的委屈与不平,经历了怎样的挫折。我理解J君为什么除夕的恶怵与今日的寡言少语了,工作环境的不如人意,业绩得不到认同,付出的不为人理解,爱情又遭到夭折,有房宁愿空着也轮不到他,居住之处又如此窒息,这与他离开北大归杭时的想象实在太过异样了,毕业时J君说过学校的清苦,却不料竟至于斯,我也想不到我的朋友会如此困顿与沉默。我轻轻地说:“J君,你很不振作;你要振作些。”他不语。我深知陷入困顿中的J君不是我三言两语就可以振作起来的,不是自己的事,怎么说都有些轻松的,切肤之痛只有自知。我怕再这样坐下去他会过于自哀,便站起来说:“到楼下去走走。我要走了,你要振作。”作为相知的朋友,我知道此时的J君需要晒一下太阳,看一看阳光下的充满生机的青春世界!

后来的一段日子,我一直想着J君的事情,直到有一天他打电话来问我那天什么时候到家的,语调平和,我略略有些宽心。当时我想,我们年轻人,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,坎坎坷坷是一定有的,有首歌唱到:“------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”人生不如意是常八九,对于真的想有所作为的人来说,这或许是必要的;跌倒是正常的,困顿是正常的,但重要的是我们要爬起来,振作起来,说不到成名成家,但求有勇气去追求,去有所建树。

再往后,J君有了新的恋情,在城西买了房,结婚生子。六年前的一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他的小舅子要找份工作;我知道J君和我一样,不愿求人办事的------这样性格的人显得清高、不圆滑,在这世故的红尘中注定不会混得很好,但我们不想混日子,我们只想做人,做到问心无愧。(等我见了人才知道真是个小舅子,刚刚高中毕业,不过人长得很端正,显得机灵。我带他到公司走了一遭,让他知道机械制造的设备与大概的工作,他说他愿意吃苦,我安排他在公司所属的分厂工作,如今已是能独当一面的技术能手,并到一家外资公司去了。)

这两年,因为工作地的变迁,事务的繁杂,联系变得少了,前年我曾专程到他新的工作点去看他,语意平和,人显得淡淡的,只是头发少了很多 ,不复青春模样了。今年暑假,我带着妻女到他家去玩,人倒是开朗的,只是头发更少了,身体显得有些单薄;做菜的水平没有以前好了,偏淡;他女儿倒是蛮活泼的,悄悄告诉我经常是爸爸烧饭的,但她更愿意吃妈妈烧的菜。

一晃二十四年了,我和J君从刚刚相识的背着书包的小小少年郎,走过激扬文字的青葱岁月,再到如今家庭的也是单位的中坚,再说大点,也是构成当今社会的主流人群与中坚力量的一分子。我们执着,我们追求;我们执着于内心的原则,我们追求更美好的明天。

J君,曾记否,我们一同在月光下朗朗背诵“在西去列车的窗口,在九曲黄河的上游---”

这样的课文,一同在班里表演“夜半歌声”的英语小品;在西湖边的弥漫着桂花香的镜湖厅打扑克,在雨夜留下的军营里齐声共唱“十五的月亮”。

那么多年来,我一直保存着所有同学、朋友的信件,尽管我已搬了好多次家;你的来信是最多的,还有你寄给我女儿的冰心文集,她在认真地看。那些信是你我友谊的见证,也是青春的纪念与痕迹。

 

J君,风雨人生,我们携手走过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97/02/2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/10/18改稿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1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