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风倡晚的博客

汉家的心情,红尘的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尘琐事 九四五 办事了 借书了 挨训了 换人了 shao钱了  

2017-06-05 11:26:05|  分类: 红尘琐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周六早间  刚出门,接到一个电话,立马回家,汉家很奇怪:什么东西忘拿了?我说陪你去办事。汉家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 先和汉家去找景芳附近的移动**营业厅,因为原来银泰边上的营业点搬了,去柬埔寨丢了手机的小芬刚办理过业务,只说在景芳二区,我和汉家沿路走遍了整个二区也没找到,打电话小芬却关机,也不知道谁更二!后来在一区找到了,就是原来那个营业点的人,但老小区房子隔音很差,大厅里说话都是回音。汉家去消了海外漫游,充值却遇到了些问题,对公业务暂时无法打印fp,说是杭海路营业点可以。那么我和汉家先去了g行交了保险,在回家开车去了杭海路,此时人工叫号103,我一看有8个柜台在办理,而我们是116号,心想很快。的确很快,一个号要过半小时,有几个柜台办了1小时还没办结,有个VIP骂人了“说是VIP,今天又没有专柜,叫个号要1小时还是人工服务,……”  是啊   移动收费的时候是秒速,服务的时候是时速,真是老da啊!  我们上午11点出门,下午2点回到家,3个小时就办了这么两件事,而且是在家附近;如果是汉家一个人去  估计又要被我嘲笑办事xiaolv不高   看来有时委屈汉家了。

       到了家,我拿了书骑小红车到庆春广场还书,借书

     新世纪第二届中篇小说获奖作品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篇小说选刊  编

    绿昼   黑陶散文

    剩者为王   I    II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落落

    终结的玫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尾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梁晓声

    借完书,到she区   被约tan早上那个电话)   有关二级zhib选举的候^选^人情况了解   。这种yuetan还是第一次遇到。  另外和赵琴说了看小说和原著的差异,各自精彩   比如陈铁军的小说《设计死亡》以及改编的电影《杀生》,而且这部电影颠覆了我对演员黄渤的认识。

   谈完话到老爸那里,挨批了。老爸劈头一句“你怎么委屈你妹妹了?”我懵了。上周四晚间我帮老爸去通知几个老伯开会,回来的时候遇到妹妹仨在面馆吃面,妹妹刚带了外甥上海高铁回来,顺便让妹妹划了几个字。好吧,老爸这么说,我就认错呗。我怎么可能委屈我妹妹啊,也许我不理解我妹妹的苦!  这件事  被汉家嘲笑了!

   这个周六过得真郁闷!

 上周五晚间也不舒心呐。没事玩个牌,遇到个不懂事的人,居然说是我5月20日的时候台板没给,我说怎么可能,那两天我都在的你怎么可能漏了问我要?   哎  你那两天真没在。       我糊涂了    那两天不在我去哪了   出差了?    一边打牌一边想,一直不胡!想明白了    那两天我肯定在,因为汉家去柬埔寨,我吃饭都在老妈那里  吃完饭就来wan了。想明白了5餐小龙虾的钱也送别人了。

    周日晚间,和汉家去看我的四伯四婶  开门却发现保姆换过了。大姐说是她们几个姐妹说开了才知道姐妹仨都少钱了,少了几次了,原来都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掉了或者记错了   因为每次轮值三姐妹都要买菜买水果,放在桌上的钱总会莫名其妙的少。没办法,阿芳做主换了保姆。四婶看起来很精神了,说了很多;汉家还和四婶开玩笑  “生孩子只讲数量不讲质量”   我四婶一共生养了5个,我二姐早夭,阿荣去年走了;而且模样是一个比一个小样,大姐像我四伯,其他几个像我四婶比较瘦小   尤其是小姐姐简直就是四婶翻版。说这个笑话前我们说到了我们父亲和他的四哥三哥很像,大姐说大伯二伯更像我奶奶;大姐无意中说了句我们的几个伯年纪越小的越高大。四伯昨晚看上去精神也不错,肤色也白了。四伯喜欢汉家去看他,因为汉家很会和四伯对课;四婶总是说我“个小阿侄顶好的”。说着说着,说到了我大哥  早两日动了个小手术    大姐说堂嫂堂姐们都悄悄去看过他了  (我大嫂不愿我们知道  我大哥也不希望我们去医院)。  离开四伯家之后 汉家连忙打电话给一位堂嫂确认,再打电话给我嫂子,两人约好一起去看望我大哥。

       哎,一地鸡毛的事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