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风倡晚的博客

汉家的心情,红尘的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尘琐事 九七二 谈谈谈 理理理  

2017-09-22 15:57:48|  分类: 红尘琐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周五谈了一天 ;而且TM跨区域赶到了公司 有一个XIN城的马姓办公室ZHUREN;详细说明了我们尤其是汉家遭到的委屈与injury;中午老魏在GUANG头请客,我也不愿搞得太僵,哪怕清楚老TONGXUE的真MIAN目。午后伟良又有电话。黄昏云祥受伟良委托约了汉家,在我们又遭到新的injury的情况下,我们答应了见面,在伟良的办公室商谈,伟良是LV音的。后来定妹来,我又解释了7日晚间的情况。但对于我们所说的,基本是不理不睬,一味要求我们翻过去,最后到了夜间10点依然无果,我和汉家姐妹一起回家。

周六我有事上班。老魏和我来聊昨天的事情以及他去拿号遇到我TX的情形,总体来说老魏总还有理解我的一面。午后汉家在和云祥商量后电话我,准备去父亲那里请表哥来一下,我同意了。等我下班赶到老爸那里,老爸和表哥聊天,汉家眼睛红着没吃饭,老妈只有干着急的份。我要汉家和我一起吃饭,了解了情况。饭后我向表哥咨询了一些总体的框架侦测,作为起草者表哥很热心详细的帮我解释了几个疑惑。但对于具体的细节他从不参与,也不想知道,等伟良严科过来,表哥就走了。(其实表哥的性格和我很像,超越边界的行为不做)。接下来的谈话略微有点僵,但总体还好,我也说了实际的过渡困难以及因此造成的生活水平下降,严科表示理解,这一过程中老爸又有点忍耐不住朝我发脾气(虽然已经知道了我们受到的injury),我便设法和汉家配合请伟良严科离开室内,在屋外约定了事项。此时夜晚10点了。后来有个电话没有结果,约定的子夜零点没有消息给我们。

我们深夜回家,汉家接到了香姐的电话,说晚上被人JIAN/S,而且拉住她不让走路了;早上汉家和香姐去菜市场,那个人是远远地GEN着。这是怎样的世界啊!

周日总算安静了,他们去忙回迁抽号的大事去了,所谓节点过了。177人抽号,离TM预想的应该好多了吧(有多少人是含泪抽的呢);多年以后的后悔不提也罢。

周日一天我在家忙着整理抽屉和纸箱里的旧物,终于找到了高中的学生名册、图书馆借书证以及那一时期的日记,发在了班级的群里,一片大拇趾竖起,引起了集体的回忆。嗯,还有快50年的卡介苗接种证,是我出生67天接种的记录,古董了。也找到了很多30年前的老照片和信件,青涩清纯的脸庞与文字,那是我最美好的记忆。夜间和汉家去庆春广场还书,暂时不借书。

周一下午,我们又受到了新的injury,他们联系XUEYUANYA我的女儿,夜间,丁梅和建梅来我家谈,丁梅就是周五的那一番废话。汉家和建梅私聊后决定不再进行这种无效的TAN话,约定周二晚间去ZHI/部和/L敏谈。

周二晚间我和汉家去了ZHB,平原见到了我们很热情,很久不见了,和汉家开玩笑,L也在,甚至还打了阿奎电话。L先说了一堆我们的不是,我据理力争表示了泼给我们的污水绝不接受,不一会儿L说出去一下,平原一个人和我们聊,聊得比较开,从汉家的injuryZHBSQ信息不一致甚至相反,从女儿的读书到我们基本的生活水平极具下降,从房屋改造到未来的安居房以及老父照顾、女儿婚姻问题。平原很多表示了认同,但总体还是要求我们做什么,而不是我们能要求什么;最后L过来说到了几个汉家的诉求,没有结果,11点了,我和汉家回家。好累啊!

周三晚间继续在ZHB聊,但整体没有进展,汉家两次要走被平原劝住,最后一次在丁梅的所谓铁公鸡的郑策的喋喋不休之下,汉家终于忍不住劈头把我拉起就走,不谈了!此时也11点了。谈针策,家里有更权威的!不需要你们来跟我讲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